用数字应对气候变化

从数据视角看待 COP26 雄心勃勃的议程

碳排放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当超过 25,000 名世界领导人、商业巨头、记者和活动家齐聚格拉斯哥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时,化石燃料排放肯定会占据头条新闻中的大幅版面。在第 26 次缔约方会议,即人们所熟知的 COP26 会议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 200 个缔约国家/地区将提供各方至 2030 年的减排计划。

也许是因为认识到诸如新的电动汽车 (EV) 采用率目标、逐步淘汰煤电的计划和新的企业 ESG 倡议等公告将会主导新闻周期,活动组织者对 COP26 的议程安排果断采取了更为全面的方法。在这场为期两周的会议中,与会者每天都会特别关注一个特定的领域,共同深入探讨作为气候变化核心的种种相互关联且极其复杂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金融,能源,自然,适应、损失和损害,以及城市、地区和建筑环境。

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议程,有望就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投资和发展的作用以及未来适应性提供重要见解,而以上方面都是向净零排放过渡的必要条件。为了说明这些彼此不同但又高度关联的主题的现状,我们对 COP26 会议将要讨论的一系列彼此关联的问题按照数字进行了分类。

Snapshot of ice Mountain
可持续融资——拨开炒作的迷雾

《金融时报》的一位编辑最近设置的一封外出电子邮件反映了当前围绕许多企业 ESG 倡议的调侃之情。这位记者解释说他正在度假,并提供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以备不时之需。不过他接着提醒道,“如果是任何关于加密货币或 ESG 的事情,我都会二话不说挂断电话,并把你的名字列入我长长的怨恨名单中。”

这显然是个笑话,但也表明人们对于屡屡将 ESG 倡议作为季度财报电话会议、公司新闻稿和投资招股说明书的话题有些“审美疲劳”。

贝莱德 (BlackRock) 于 2020 年 1 月宣布将 ESG 目标及其风险置于其投资策略的核心 (英文),这标志着一个分水岭时刻。这份公告的目的不是资产筹集,但该公司却因为这份公告而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单日资金流入——仅一只基金就有 15 亿美元的新投资涌入。一只新的以可持续发展为重点的交易所交易基金 (ETF) 在第一周内便获得了超过 6 亿美元的投资 (英文)

贝莱德并不是第一家关注 ESG 的资产管理公司。事实上,根据路孚特理柏的数据,最畅销的 ESG 分类基金在三年和五年内的表现均明显优于“传统”基金 (英文)。但是,当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表示明确支持此类基金时,整个世界都受其触动。2020 年,随着疫情和一连串的自然灾害阴影笼罩世界,以及全球掀起对社会公义的反思,ESG 投资急剧上升。以下简要总结了与 ESG 投资相关的一些重大里程碑事件:

  • 2021 年第二季度,全球 ESG 相关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创历史新高,达到 4.7 万亿美元。
  • 富时环球巴黎协定一致基准指数 (英文) 模拟表现的一项研究显示,与基准富时环球指数相比,企业碳排放平均减少 50% 以上,而表现没有下降。此外企业 2019 年底的排放量也减少到 2009 年水平的一半。
  • 可持续金融债券同比激增 57%,达到 7,776 亿美元,创下前三季度的历史最高纪录。可持续债券策略虽然不如可持续股票策略发达,但具有强劲的增长迹象,特别是在主权债券方面,因为投资者开始考虑到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国家层面所需投入的基础设施改造成本。2021 年上半年,可持续发展债券发行量与 2020 年同期相比增长了 131%。
  • 作为专为支持气候或环境相关项目而设计的投资产品,绿色债券在 2021 年前三季度的融资额达到 3,650 亿美元。今年到目前为止,绿色债券每季度的筹资金额都超过 1,000 亿美元——创下上半年的历史新高。
  • 在巴黎和格拉斯哥气候峰会期间,设定碳目标的公司数量增加了一倍多。
     
 
  • 美国绿色经济 (英文) 由提供绿色产品和服务的公司组成,其表现优于美国整体股市,也优于碳密集型行业。同样,富时环境机遇指数 (英文) 包括那些收入中至少 20% 来自环保型产品和服务的公司,其在过去五年中的表现也超过了同业组别指数。

显然,与从前相比,43% 的合规和风险专业人士表示 (英文) 疫情增加了 ESG 因素对其公司的重要性,投资者已不太能无视 ESG 风险或认为这些风险超出了他们的信义义务。

然而,随着 ESG 迅速成为金融领域最重要的缩略词,许多公司正在滥用这一名称。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 (Global Sustainable Investment Alliance) 最近揭露了这种“漂绿”现象,该组织发现,在 3 月份欧盟推出新的反漂绿规则后,欧洲约有 2 万亿美元的 ESG 资产一夜之间被抹去 (英文)

受到审查的许多所谓的 ESG 基金在作出环境声明时并没有相应的数据支持。部分问题在于定义:需要对“绿色”公司进行严格的分类 (英文),以支持对“绿色”金融产品的日益严格的监管审查 (英文)

准确的数据是应对 ESG 挑战的基石。如果投资者要评估某一特定资产的气候风险或机会,他们需要与气候相关的数据,这些数据要完整,要以可以比较的方式呈现,还要全面涵盖所有行业和国家/地区,无论这些数据是面向投资者,还是面向在资本市场上市的公司 (英文)

随着 COP26 会议深入探讨可持续投资、数据准确性、围绕 ESG 的一致披露和标准化等话题,ESG 相关报告将成为推动世界发展的根本。

Snapshot of People reunited
性别——认识到女性领导人在气候政策和行动中的作用

在为期两周的 COP26 峰会上,与会者将抽出一整天时间专门讨论性别问题,并特别关注在 COP25 上发起的《性别行动计划》(英文) 的进展情况。由于认识到妇女和女童在应对气候危机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同时认识到她们在全球倡议中的代表性历来不足,《性别行动计划》制定了一些目标和活动从而建立起更加注重性别的气候行动。

该计划的主要优先事项之一是增加担任领导职务的女性人数,使她们能够推动真正的变革。这一努力无疑将与私营部门过去几年来为增加女性在企业领导岗位中的代表性所作的努力相吻合。目前虽然在提高工作场所多样性和增加女性在世界最大公司担任高管和董事会职位的人数方面已经取得了可观的进展,但进展速度始终很慢。
 

全球董事会中女性所占百分比

 
2017 年 22
2018 年 22
2019 年 21
2020 年 21

不过,这种趋势已经开始改变。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领导人正在推动全球最大的企业实施战略性增长举措,女性领导力、可持续发展和环境行动的交汇地带正成为引发系统变革的一个燃点。

富时罗素一直通过其董事会女性领导力指数系列 (英文),从女性在公司董事会成员中的代表性的角度对这一趋势进行追踪。罗素 1000 董事会女性领导力指数 (Russell 1000 Women on Boards Leadership Index) 旨在将性别多样性方面的领导力纳入一个广泛的市场基准,该指数将社会维度得分、女性在公司董事会中所占比例和股票表现合并为一个指标。根据其最新更新,该指数在 3 年和 5 年的时间范围内表现优于同等的罗素 1000 基准,同时整体波动性较低。

路孚特多样性和包容性 100 强名单 (英文) 也呈现出类似趋势,这份名单对 11,000 家上市公司的 24 个多样性和包容性相关指标(包括性别多样性)进行了评估,以确定拥有最强大、最具包容性文化的 100 家公司。名单显示,美国上榜公司数量领先,共有 25 家,而且软件和 IT 服务行业的整体包容性得分最高。

综合来看,此类指标对于跟踪进展、建立问责制以及将可量化的绩效纳入 ESG 投资策略至关重要。它们还将为重视多元化、公平和包容性的领先公司建立一个重要的基准。这些领先公司将在弥合公司目标与环境目标之间的差距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这将是在气候变化方面取得有意义进展的核心所在。

Snapshot of map on top
能源——追逐可再生能源溢价

与 ESG 相关投资工具所呈现的趋势十分相似,可再生能源也已成为投资者兴趣浓厚且监管力度不断增强的领域。如下图所示,目前全球替代能源或可再生能源公司的 12 个月远期市盈率为现有盈利的 32.4 倍。相比之下,传统全球石油及天然气指数的远期市盈率为 11.9 倍。

这会向能源公司和投资者传递两条明确的信息:1) 可再生能源存在溢价收益潜力;以及 2) 但传统油气行业仍有大量收益空间。

对于将在 COP26 上公布其 2030 年排放目标的 200 个国家/地区以及已经承诺到 2050 年实现气候中和 (英文) 的国家/地区来说,第二个问题可能会比较棘手。

数据来自路孚特的文章《如何在 COP26 会议上发现逃避责任的行为》。

大量数据表明,全球对化石燃料的依赖程度普遍下降,但传统的能源利用方式持续存在,这使人们对这些基础广泛的气候目标能否实现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除了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溢价外,几乎所有其他定量指标和轶闻类指标都强化了一个趋势,即碳基燃料时代是有限的。路孚特数据显示,全球 1,600 家上市化石燃料生产商在 2020 年的价格中位数下降了 25%,而其可再生能源同业公司仅下跌 7%。世界可再生能源指数继续突飞猛进大幅攀升。芬兰等原油消费大国已大幅减少了对石油的依赖 (英文)插电式电动汽车的销售额 (英文) 在全球三大市场(中国、美国和欧洲)激增了 160%。设定净零目标的富时 100 指数公司 (英文) 所占的比例已经攀升至 74%,而高排放企业在向低碳模式过渡时,将需要清晰的数据和支持。

不过,尽管证明化石燃料减少趋势的事实和数据随处可见,但也有一些例子,例如船用燃料油的情况 (英文) 可能会影响到 2050 年实现碳中和的可行性。
船用燃料油是在原油提炼过程中留在桶底的重质残余燃料油。这种更稠、更脏的燃料主要用于全球海运业,其硫含量是汽车柴油燃料的 3,500 倍以上。

国际海事组织 (IMO) 一直在系统地对海运业采取更严格的燃料硫含量限制,最近一次是在 2020 年 1 月,要求将海运燃料中的硫含量从 3.5% 降至 0.5%(按重量计)。所有主要石油生产商都已经开始提供符合要求的燃料作为替代燃料。

然而,如下图所示,船用燃料——即使是硫含量较高的最低质量的燃料,价格也在继续稳步上涨。

据路孚特石油研究团队联系的业内人士表示,许多托运人目前正通过安装洗涤器来应对新的 IMO 要求:这种洗涤器能够减少氧化硫排放量,同时使他们能够继续使用更便宜但也更具污染性的燃油。

像这样的例子——即主要行业认为寻找满足监管要求的变通方法比真正产生持久的影响更有利可图——将继续对 COP26 主要目标的实现构成挑战。

想要颠覆这种不合时宜的思维,关键在于能否提供可靠的数据来说明是否能找到更可持续的行事方式以及能带来的潜在好处。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绿色经济是推动这一趋势的催化剂。根据富时罗素研究 (英文),绿色经济投资机会的总市值约为 4 万亿美元,相当于上市股票市场总额的 5%。按照这一标准,就绿色经济在更广泛的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而言,它目前已经超过传统的油气行业。

此外,二氧化碳的排放成本在持续拖累化石燃料依赖行业的盈利能力——这一点开始变得十分明显。路孚特碳市场调查 (英文) 显示,主要市场碳价上升的预期促使二氧化碳成本成为投资决策的关键因素。受访者预计欧洲排放配额 (EUA) 的价格将在截至 2030 年之前的未来几年内持续上涨。3 月份,EUA 的交易价格为 40 欧元/吨,大多数受访者预测 2022 年的价格为 50 欧元/吨。这一水平在 5 月 4 日即已达到。

传统行事方法的成本正逐渐令变通方法和走捷径变得不再可行,但关键是要不断审视能够证明这一点的数据,并突出从绿色经济增长中获益的机会。

white fog mountain snapshot with a map to the left
自然——追踪绿色犯罪的兴起

归根结底,COP26 与会者们在着手解决这些极其复杂的问题时所面临的根本挑战是基本的供需法则。只要以错误方式行事存在相关的经济激励,就会有某些群体抵制对人类利益最佳的做法,以换取他们自己的短期利益。

这种现象在绿色犯罪领域表现得最为突出,由偷猎者、非法伐木者和废物贩运者组成的全球网络创造了一个每年产值高达 2,560 亿美元的自然资源开采产业 (英文)。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UNEP) 和国际刑事警察组织 (INTERPOL) 的数据,野生动物犯罪已经成为继非法毒品、人口贩运和非法武器贸易之后,最有利可图的五大非法活动之一。

在这方面,数据同样是应对挑战的核心。这些环境犯罪背后的犯罪网络往往利用合法的商业结构和复杂的企业所有权模式来掩盖其非法活动。由于尽职调查较为宽松,他们往往能够更轻松地掩盖其非法性质。路孚特的研究表明,43% 的第三方没有接受尽职调查,60% 的受访者没有全面监控第三方的持续风险。

追踪这些藐视新环境标准和法规的犯罪组织,与一开始便制定这些规则同样重要。认真寻找解决方案的 COP26 与会者们将不仅仅希望在报告进展或实现里程碑时使用数据,他们还将认真使用大量数据集和强大的分析技术来解决绿色犯罪问题。

Snapshot of ice with map to the left
适应、损失和损害——改写巨灾风险的法则

气候变化最明显和最直观的影响之一是天气波动和自然灾害的增加。从似乎每年都会出现的所谓百年不遇的暴风雨,到大范围的干旱、野火和洪灾,我们的新闻头条已越来越多地被灾难性自然事件的图片占据,频率之高令人咋舌。

这些事件对世界经济的连锁效应较少受到关注。富时罗素最近的一项研究 (英文) 对此进行了探究,即跟踪不同的环境风险情景对世界政府债券指数 (WGBI) 的潜在影响。研究发现,在最坏的情况下——即所谓的“温室世界情景”下,物理损害导致债务与 GDP 的比率上升,就业率和收入水平双双下降——GDP 可能面临收缩几十个百分点的风险。

根据研究,赤道和欧洲南部地区受到的这种温室效应的影响将最为突出,马来西亚、南非、墨西哥、葡萄牙、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都有可能在 2050 年之前违约。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组织者直言不讳地承认 (英文),气候变化对发展中国家/地区的影响格外严重。他们很清楚,发展中国家/地区需要管理气候变化对其公民生活日益增加的影响,但这些影响的真实规模绝不容小觑。COP26 远不止关乎于排放目标和温度上升——其所讨论的问题还对一些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偿付能力构成了威胁。

一个必然会成为头条新闻的因素是富裕国家/地区尚未兑现他们的承诺,即每年为新兴经济体的净零过渡提供 1,000 亿美元的资金。据经合组织的一份报告显示,自作出这一承诺以来的 11 年中,这些国家/地区在任何一年都未曾兑现承诺。这种融资不仅是新兴经济体迫切需要的,而且还有助于人们对更广泛的谈判产生良好的信心,鼓励新兴经济体制定更具雄心的目标。

View of a Map from the sky
城市、地区和建筑环境——利用可持续基础设施的绿色浪潮

在我们最近推出的《可持续基础设施投资报告》中,我们将可持续基础设施投资的趋势描述为“绿色浪潮”——这场运动有能力创造一个全新的资产类别,并在此过程中解决气候变化的许多根本原因。最终,通过跟踪世界主要经济体和一些最大的机构投资者为了将公用事业、交通运输网络和城市中心重构成高效、可持续的资源而做出的努力,我们推断世界可能正处于一场革命的边缘。

与可持续基础设施相关的数字大到令人惊讶的程度。路孚特跟踪的项目显示,仅在 2020 年一年,对可持续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就达到 2,720 亿美元,几乎是十年前投资金额的两倍。增长最大的是风能项目,去年投资金额达到 553 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去年宣布的所有新基础设施项目中,约有 35% 属于可持续基础设施,而十年前这一比例只有 10%。


基础设施曾是政府融资中一个不被重视的领域,主要由具有稳健回报的资本密集型项目主导,但现在却已成为整个行业最热门的投资类别之一。加上美国、加拿大和欧盟正在公布的大规模基建计划将会对这一行业产生的影响,显然,基础设施可能是 COP26 议程中最关键的一项主题。

可持续基础设施能够解决清洁发电、流动性和全球贸易等主要根源性问题,并可为私营部门投资者提供一系列具有吸引力的回报激励,从而将气候风险的许多最重要因素汇集到这一主题之下。这一领域不仅仅提供吸引眼球的排放目标或令人震惊的世界末日情景,它还是真正解决方案的产生之处。

Snapshot of solar panels in the afternoon
净零竞赛不会是一场零和博弈

COP26 广泛的议程、紧迫的任务,以及大多数与会者希望博取媒体关注的愿望,无疑将促使他们做出许多大胆的声明,这些声明将无一例外地被剪辑入具有 280 个字符限制的原声插播中。其中有些声明会令我们备受鼓舞,有些会让我们感到沮丧,也有一些会让我们感到困惑,但如果希望这样的事件产生任何实际影响,我们就需要摆脱直觉反应和短期新闻周期。

我们需要不断搜索数据,跟踪既定目标的进展情况,并且重要的是——发现表明存在新问题的离群值和异常情况。我们已经在许多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是,正如数据清楚显示的那样,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将会取得一些重大的胜利,也会遇到挫折和意想不到的问题。关键是能够及早识别具体问题,以便知道何时该加倍努力或调整路线。

我们绝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气候问题的风险远远大于经济激励、共同基金流动的短期趋势或个别企业战略。气候问题实际上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富时罗素的全新研究通过分析每个主要国家/地区为减少国家排放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所做的努力,开始将这些风险纳入考虑因素。这项研究发现,如果不加以控制,像澳大利亚这样没有设定净零目标的国家将继续保持 4.1°C 的变暖趋势。同样,沙特阿拉伯也没有设定净零目标 (英文),该国的气温将会上升 6.6°C。这些巨大的温度波动将对环境产生前所未有的灾难性影响。

Snapshot of Mountains landscape with Scotland overlay map
COP26:调动融资以走得更快、更远

11 月举行的 COP26 是自 2015 年《巴黎协定》以来最重要的气候峰会。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 (LSEG) 正与金融机构、决策者和公司一起迅速采取行动,以实现与气候相关的目标。